全部新闻>正文

沈阳市第一私立高中要求老师补课报备 从中抽头

2017-09-05 06:18 | 辽沈晚报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教育部门严禁有偿补课,而沈阳市第一私立高中不但不禁止,还鼓励教师在校外办班补课,而且还从中揩油。

d7728f06dc19e9c1.jpg

沈阳市第一私立高级中学出台奇葩规定,班主任在假期组织班内学生补课,需要把参与补课的学生名单、上课时间、地点报备给学校。

班主任组织的补课班必须使用学校的科任教师,劳动报酬不允许直接付给教师,需要统一上缴给学校财务,由学校财务统一分发。

教育部门严禁有偿补课,而沈阳市第一私立高中不但不禁止,还鼓励教师在校外办班补课,而且还从中揩油,美其名为“报备制度”。

d44c2da7b894a1ec.jpg

31421de60b5f8965.jpg

3d4ed0b78db22efa.jpg

面对聊天记录,学校的副校长承认这种做法不合适,真实目的是吓唬老师防止他们私下补课,“实际上学校并未收到老师上交的补课费,学校也未抽头。” 

班主任组织学生暑假补课引反感

8月下旬,王乐(化名)的母亲向记者讲述自己的苦衷,孩子再开学就上高二了,可孩子不爱学习,别说自己主动看书,就是在课堂上也听不进去。

家人看到王乐的状况,合计实在读不下去了就混个高中毕业证就算了,毕竟成绩上不来,将来参加高考也没有丝毫竞争力。可就在放暑假前,班主任提醒家长参加假期补课班。

在学校不爱学习,到补课班也不是一个样?如果不参加,还担心老师不乐意。如果参加了,好几千块钱,“啥也听不进去,这补课钱岂不是白花?”

王乐补完之后对父母有种愧疚感,“可能有的同学听了有用,对我来说,白费。”

记者联系到王乐的班主任,班主任在证据面前不得不承认假期给本班学生补课的事实,“补课主要目的是帮助学生向前赶一下进度,以防开学时消化起来吃力。”

这位班主任老师称,学校的老师在外面拉班补课,“也不是我一个人,补课收入还得向学校上交。” 

补课费学校还要抽头?

这位班主任认为自己很委屈,辛苦十多天,牺牲了假期的时间,为学生们补课却两边不得好,“孩子们不理解,学校还敲竹杠,也没剩下几个钱。”

这位班主任介绍说,就是7月18日,学期的最后一天,在家长会上,她向家长们旁敲侧击地摆明了自己的立场,班主任联合各科任教师在外面办补习班,希望家长们支持,但家长们的热情并不特别高,但担心孩子成绩落下,迫不得已地报名参加。

当天上午,沈阳市第一私立高级中学张副校长在班主任群中提出,在假期补课开始前一天,要求高一高二各班主任必须向其报备各班的补课信息方可进行,内容包括补课时间、补课地点、参加人员名单及收费标准等。

19日,学生放假,补课开班。 

副校长率队到各补课点核查报备情况

假期开始后,学校按照各班主任给学校的报备情况,到各补课点核实报备情况,主要是查看各班的参与人数,防止班主任老师藏心眼儿。

张副校长在群中说,对高一各补课班进行了检查,发现补课班的实际人数与报备的人数明显不符。并且提醒大家,如果班主任上报的补习人数上藏心眼儿,最后结算时将按学校巡查时记录的实际人数为准。

市、区教育局在假期前明令要求禁止补课,各班主任在选择补课地点时只能选择有手续的补课机构,这样不易被行政部门查到,相比,费用也较高,“这些费用都由班主任老师承担,而补课的风险也由老师担,一旦被纠风人员查到,学校不担责,罚的是我们!”

躲着教育行政部门的检查,还得应对学校的核查,班主任称,“这钱挣的就是辛苦钱,我们是鸬鹚,学校就是我们脖上系的绳。” 

学校要求班主任将所有补课所得上交

到7月末,各补课班陆续结课,张副校长向各班主任提出要求,在8月1日提交假期补课的实际情况,“由副校长再报给学校备查”,提交内容有各班参加补班学生各科人数,每科收费标准、补课天数、收费总金额、各项支出明细、大概剩余金额等。

8月24日,学生返校,张副校长要求各班主任,把假期补课所有课时产生费用交到学校财会室并将分配明细交至教务处。

分配明细指,各科任教师应该得收入。补课班虽然是班主任老师组织成立的,但各科任教师的费用不由班主任支配,需要先交到学校,由学校再发给老师,“再抽头。”

张副校长留言称,上交费用暂时是所有课时的费用,包括班主任自己教的课时也一并上交。

班主任称,参加学生多的补课班老师上交的就多。据了解,学校主校区共有15个班,这些钱款全部上交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这笔钱他们收得非常滑稽。” 

学校否认收老师补课钱,称只是吓唬

9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大东区凯翔三街的沈阳市第一私立高级中学,在二楼张副校长的办公室,张副校长称,学校未发现在校教师组织学生补课的行为,“你说的我们学校从教师的补课费里的抽头,更不存在了。”

记者拿出打印出来的“主校区班主任群”聊天记录,张校长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就是想了解一样老师补课的收费多少,别收太多了家长承受不起。”

“教育局不让补课,您为何不去制止补课而去调查补课标准?”记者问道。

张副校长承认他的确在这个家长群内,但对自己的聊天记录则无言以对,“我们摸了一底,但最后我们没有收老师的钱。”

学校的付董事长致电记者称,学校不会存在鼓励老师补课的事,以前曾开除过两名私下补课的教师,“我们的原则就是,发现一个就开除一个。”董事长称,张副校长的行为比较鲁莽,他只负责德育工作,“是想用这个方法引一下,看看有哪个老师补课,然后便于处理。”

晚5时,张副校长给记者回电称,在班主任群里说这些话的确不合适,“往年都有补课的,今年是想吓唬班主任,实际上我们学校一份钱也没收上来。”

辽沈晚报将对沈阳市第一私立高级中学违规行为进行曝光的同时,将把相关证据材料反应给民心网,也希望第一私立高中对未收到老师抽头一事拿出足够的证据。(金国建)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